第39章
作者:鱼目 更新:2019-11-16

  39似是故人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富有磁性的浑厚声音在耳边响起,温绵亲切。

  江小舟惊醒,猛抬头,一张熟悉的脸孔立即跃入视线。刀削般的脸部线条极富侵略感,大而明亮的眼睛迸发出炯炯的目光,加上挺拔的鼻梁和形状姣好双唇,让人乍看下禁不住“蹬蹬蹬”倒退三步,大赞一声,好一个神采飞扬的清峻美男。

  江小舟也果真是“蹬蹬蹬”倒退了三步,同时口中惊呼道:“哇,王公子,用不用这么突然冒出来吓人啊?都说过好几次了,说话别凑太近,口水都喷我耳朵上了。”

  王公子目光微闪,眼底荡漾出一层涟漪。无言的落寞和失望随着碎波划开,撞到坚硬的岩石上,来回晃动几回,方才平复。见此情景,江小舟觉得仿佛被人迎面重重打了一拳,鼻腔又酸又痛。悔意似吸血的蔓藤,捆住了他的思维。

  于是,他放软了语气,微微上翘嘴角道:“王公子,你还真是喜欢逛街。我出门十次倒是有九次能遇上你。”

  见江小舟面色变得和善,王公子立刻回以个温柔到几乎能将人融化的眼神。

  这种眼神如上等的云锦丝被,将江小舟全身拢住。暖意从千万毛孔内渗入,连心脏也跟着酥麻了起来。他慌忙避开了不敢再看,同时还尴尬地干咳一声道:“嗯,王公子,今天是不是还去找我义父下棋?要是的话,就快去吧。义父在家,我还要去市集买点葱,就此别过。”

  说完话,江小舟扭头就走,看身形步伐颇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哪知刚走两步,就听身后那声音斯条慢理说:“下棋的事不忙。既然邂逅就是缘分,而且今日云清风淡,窝在家中太辜负这片爽朗的天气,陪你去市场走一圈又何妨?”

  听见这话,江小舟如同被人点了穴般愣在当场。正欲回头再说什么,却发现对方已经几步走到了他的前面,还转过身做出等待的表情。无奈之下,江小舟只好与之同行。

  元戎扛着两袋半人高的面粉回到店铺,刚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就听刑总管“咦”了一声道:“怎么小舟没和你一起回来?我让他去面粉店找你,算时间你们也该遇上了。”

  元戎闻言皱眉。他双肩扛着面袋,一路上视线被困在正前方两掌宽的范围内,难道是两人错身而过没发现?想到这里,他对刑总管交代了一下,疾步走出了“江氏锅贴”。

  刚拐过街角,老远就见到江小舟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走了过来。他身旁跟着个人,步履稳健,气度如山,手里还提着一大捆青翠欲滴的小葱。元戎的表情立刻变得极为古怪,先是吃惊,随机想笑又不敢笑,嘴角抽搐地侧过头,低低咳嗽几声了事。

  待两人近了,元戎已恢复成平日平静的脸孔,毕恭毕敬地唤了声:“公子!”同时伸手去接他手里的葱。

  王公子习以为常地冲元戎点点头,将东西交给他。三人两前一后地回了家。

  进了店铺后的小院,邢总管和柳烟过来和王公子打招呼,皆是言行恭敬,生恐有丁点冒犯。每每见到这光景,江小舟总觉得有些不舒服。他总觉,即便是义父年轻时在王家做过几年花匠,辞工返乡时王家给了一大笔安家费,他们也不用这般恪守分寸,仿佛还是王家下人一般。

  只是他这想法,已被义父训斥过好几次,也就懒得再说。江小舟一扭头,躲进厨房找清净。

  将肥瘦相宜的猪肉和新鲜弹牙的虾肉剁成馅,再加入调味料及熬好的肉冻,顺一个方向搅拌直到调味料完全被肉馅吸收,德兴城内最受欢迎的锅贴馅料也就大功告成。

  江小舟擀皮包馅,两手上下纷飞,很快五十来个江氏锅贴便定了形,个个挺胸叠肚地立在了铁铛上。这期间,柳烟一挑门帘进了厨房,乐呵呵在旁边看热闹。江小舟瞥她一眼,忍不住道:“看什么,快动手帮着煎。”

  柳烟带着笑,俏皮地皱皱鼻子,身形却没动,“怎么每次王公子来,你都好像不太开心。你很讨厌他吗?”

  江小舟一呆,随即摇摇头,“讨厌谈不上。不过这位王公子一个月至少在我们这里吃四十顿饭,每顿都让我做锅贴。他没吃腻,我做也做腻了。他就不能换个地方吃饭吗?又不是兜里没钱!”

  “啊!”柳烟脸上露出惊奇的表情,眼里却带着揶揄,“你对王公子可真上心,连他在这里吃了几顿饭都算得这么清楚。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能怪人家,谁让你只会做锅贴。王公子就只好迁就咯!”

  “喂,柳烟,我发现你说话处处帮着王公子,简直就是胳膊肘往外拐。你该不是看上这位‘富二代’了?”

  “富……富什么?”柳烟茫然地看着江小舟。自从江小舟醒了之后,时不时会脱口而出些连邢总管也没听过的字眼。等大家问他什么意思时,他也是一脸茫然,说不清哪里来的灵感,仿佛那些词就该是众所周知的。

  “行了行了,你不帮忙就出去看义父和王公子下棋,厨房本就不大。多个人杵着更是碍事。”江小舟像哄苍蝇似地将柳烟赶了出去,然后专心致志地煎锅贴。

  白白胖胖的锅贴带着热气端到了院中的小矮桌上。王公子拿起筷子,小心翼翼夹起一个送到嘴边。因为里面含着很多汤汁,所以他总是习惯在翘起的角上先咬开个小口,慢慢将里面的汤汁吸食干净,然后再将锅贴分好几口吞下肚去。

  每当这时,江小舟心中总会升腾起一种特别的满足感。他从没见过第二个人吃自己做的锅贴会这样仔细,甚至说有点过分认真。仿佛在他面前的不是一文钱四个的小点心,而是难得一见稀世珍宝。所以,江小舟虽然不太喜欢王公子老来家里蹭饭,却也期盼着他每天的出现。

  收拾完碗筷,刑总管和王公子再度摆上棋子,在楚河汉界两边开始厮杀。明天营业的准备工作被元戎和柳烟抢去做了,江小舟只得百无聊赖地看两人下棋。

  午后和暖的微风吹得江小舟昏昏欲眠。每天早上要按时和面、做锅贴,对于体力和毅力都是种考验。掐指算来,他已经起床将近四个时辰,无所事事时困意便阵阵袭来。没过一会儿,江小舟就被打败。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小舟从酣睡中苏醒,发现原本战斗正欢的棋局不见了,王公子一人坐在离他一步之遥,静静地看着书。整个院落十分安静,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

  江小舟直起身,薄被差点滑落到地上。他忙伸手一捞,将被子放到身下的躺椅上。与此同时,王公子放下了手里的书,目不转睛看着他。

  揉了揉依旧惺忪的双眼,江小舟问道:“王公子,你和义父下完棋了?怎么好像没什么动静,其他人呢?”

  王公子宛然而笑,轻柔细语道:“刚才门口有人找老板,你义父去店门口答话;柳烟被隔壁的大婶叫去打绣花花样,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元戎上街去买柴火,估计一会儿就该回来。现在,后院就只有我们两人。”

  “呵呵,难怪这么安静,真有点不习惯。”江小舟侧过身,捧起薄被抖了抖,然后紧贴着躺椅叠被。突然间,王公子的声音在身后幽幽响起,带着些许无奈和不舍,“我要离开一阵子。家中即将有大事发生,需要我去调停。”

  江小舟的动作瞬间停顿,旋即猛然转身。原本叠了一半的薄被滑落到地面,蓬起些细尘,旋转几圈后落到脚面上。此时已是夕阳西下,后院还没有点灯。橘黄色的阳光透过云隙流淌至人间,将万物渲染出一种朦胧的暧昧。王公子的眼睛却很晶亮,仿若星辉相照,分寸间倒映的全是一个人的身影。

  王公子缓缓走上前,将地上的薄被捡起拍了拍,放回到躺椅上。就在他本该收回手的时候,左手指尖无意间触碰到江小舟的衣角,立刻在半空中顿住,犹豫片刻后才垂到身侧。

  他的眼里闪着暖意,再度开口时声音比方才清亮了许多,“我不在,你要照顾好自己。上街的时候切莫胡思乱想,免得再迷路。德兴城很大,不是人人都认识江氏锅贴的店铺所在。”说完这些,也不等江小舟有何回复,便立刻转身走了出去,再也没有回头。

  直到背影消失在视线内,江小舟始终没有说话。微凉的风从院落中走过,他发现自己胸中竟已无端生出股怒意,由内而外,连耳根也烧得发烫。于是慌忙奔到门口,大力打开了虚掩的大门。

  因为用力过猛,门上的铜质扣环发出巨大的晃动声,把正在一旁和人说话的刑总管吓了一跳。见到江小舟血色上涌,眼中饱含惊恐,刑总管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可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就听江小舟急急问:“他人呢?”

  “他?”有一息错愕后刑总管立刻会意,指着街道的一边道,“从这里走了。”

  江小舟刚想追,一只脚还没离地,肩膀就被人抓住。

  “别追了,骑马走的,早没影了。你找王公子有什么事?”

  江小舟一怔,不知如何作答。刑总管的话将他点醒,平复下冲动后,他发现自己也不明白为何要追赶那人。再次抬头望向方才刑总管指的方向,他无声叹出口长气:或许,自己只是想对他说“珍重”吧!

  果然第二天,那人没有出现,第三天,第四天……即便世人过得漫不经心,逝去的岁月仍是刻下了自己的足印。碧叶枯黄,金菊绽放,江氏锅贴一直在德兴城内保持着良好的销量。只是江小舟逐渐变得沉默,仿佛压着重重心事。连柳烟故意逗他,也兴不起什么波澜。

  与此同时,朝廷却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李殷正在过完五十大寿后宣布退位当起太上皇,太子李肃暄顺应登基,改年号为天鼎。两个月后,新天子李肃暄为二十多年前的彪西大将军董贺道翻案,不仅一洗他家的冤情,追封他为忠义候,还将当初的陷害他的几位朝臣削官为民,流放到边关为奴,其中就有石家的人。

  此时二皇子已经离开京城近三年,石家的势力也随之消弱,加之太子之前的刻意经营,这个翻手为云覆手雨的举动竟是没引来什么纷争。也有流言从龙庭传出,因有寿王李肃昭从中斡旋,极尽其能,此事才能进行得如此顺利。

  入冬后,太阳东升的时辰越来越迟。一大早,江小舟举着蜡烛,和元戎一起卸门板开铺。此时天空依旧暗沉,像是压了床厚重的棉被,没有一丝光亮。突然,江小舟觉得唇上传来一点凉意,一抬头,发现竟是下雪了。

  一粒粒雪子带着高空云彩的味道,纷纷坠落。江小舟将蜡烛放到脚边,哈口气暖了暖双手,然后去拉最后一块门板。隐约间,他好像听见风中有纷乱的声音传来。可能是离得远,所以听不真切。片刻,那声音愈发清晰,江小舟已经能分辨出似乎是马踏石板的动静。

  正当他举目眺望时,有人骑着匹高头大马从远处奔袭过来,眨眼间停在了江氏锅贴的门口。来人扯开斗篷上的帽子,从马上跳了下来。

  等看清对方面容,江小舟顿时睁大了眼,定在当场。来人上前半步,眼中激情荡漾,他冲着江小舟轻声道:“我回来了!”

  这一瞬,万物俱寂,仿佛连呼吸都停了。

  江小舟觉得自己用上了全部的力气,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阔别近三个月,他瘦了,眼里有着血丝,脸色不如当初红润,好像,还长了根白发。一双手倒是没变,宽而有力,想必掌心还是那般暖……

  “你是谁?”江小舟迷茫开口,伸出手去触碰他的脸庞。一股凉意瞬间传入心间,引得他一身轻颤。“不要告诉我你是王公子,你不姓王。对不对?虽然我忘记了很多以前的事,但我觉得我们一定认识。”

  王公子伸出手,盖住了江小舟的手背。果然如他想象的那般,掌心是暖的,而且这样的感觉很熟悉,仿佛很久之前,这双手也曾用力盖在自己的手背上。

  “我是谁,你真想知道?”

  江小舟想了想,随后摇头,“其实不说也没关系。因为我肯定,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久到你一离开,我就觉心像是被人挖去了一块,生生地疼。能不能不再走了?”

  李肃昭笑得温情满溢,轻柔却坚定道:“好,不走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离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