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帝释天
作者:我才是丁一 更新:2019-11-16

(读者交流qq群:477523336,欢迎加入)

面对如此“异兽”,赵隶实是不知应该如何抵御,整个人怔在当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镰刃袭来。

身畔似乎有凉风吹过,寒意足可渗入骨髓,不觉中卷起了漫天暮雨,恣意得拍打在脸上,雨刃刮面如刀,他忽然被阵阵剜心剧痛蓦然“惊醒”,才发现生死已然悬于一线!

斩魂镰迎风挥出,乾、离二刃形成了两道刃网,乌青寒光携雷裹电般直取赵隶咽喉,镰刃未到,森寒戾气早已刺破层层雨幕呼啸而过,赵隶脖颈处竟然真有血迹渗出。

危难之时他心如明镜,知道若是躲闪不及必会被乾、离二刃透体而过,成了这刀下之鬼。他此刻仿佛变了个人,神色间不再犹豫,没有了丝毫萎靡憔悴之色,脸上焕发出坚决而耀目的光泽。

他反手驭剑,鸿羽平举当胸,左手双指轻点如绢刃脊,呈托举之势,双目死死的盯着“八卦毒蛛”的一举一动,始终不离无常狰狞鬼瞳。

鸿羽剑气逼人,蓦地与颀长镰刃正面相触,只听得声声巨响,鸿羽被两道镰刃重压而下,刃脊顺势弯曲,宛如弦月当空,无形中卸去了“毒蛛”大半的斜斩之力,赵隶虽然侥幸脱险,但虎口仍是滴出血来。

兽化后的黑白无常不仅丧失了语言能力,仿佛连视觉也一并失去,似乎只能用敏锐的嗅觉搜寻着赵隶惊恐的讯息。正因如此,他那慑人心魂的鬼面与赵隶惊惧之容近在咫尺,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心跳,甚至呼吸既闻。

无常半张死面仿佛活了一般,逐渐变得粘稠,如宣纸上点洒的墨迹,以惊人的速度开始蔓延,乌青的色泽缓缓扩大,直到整张死面,甚至于整个身躯皆被萎缩褶皱的肌肤所覆盖,全然不似人状。

赵隶看得目瞪口呆,双手在镰刃的重压之下难移分毫,却见坤、震、巽、坎四刃同时提起,席卷赵隶周身各大要穴,霎时间,亵、衣被鲜血染红,血腥之气呛得脑仁生痛。

他气血紊乱,全身一片模糊血肉,已是皮开肉绽,甚至连骨头都快化去,口中兀自噙着鲜血,又酸又涩。

他一声长喝,借着腥风退散而去,玄靴轻点,瞬息无影无踪,唯听风声豁然,雨幅依旧。

黑白无常愕然搜寻,暮色下的鬼宅阴森可怖,石棺紧紧贴合在一起,林立其间,除了正门处的月宫仙子外,已是空无一人。

赵隶去往何方,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黑白无常蓦地举头,但见头顶白影闪动,似燕如鸿,刹那震剑急坠,破云而堕月。

剑芒犀利,由月中斩落,鸿羽蜂鸣,急欲一招取敌,锋锐直斩,一派嚣狂剑气席卷而来。

常素娥没有想到赵隶在重伤之下,仍能爆发出如此惊人潜力,似乎被他独树一帜的迅捷身手所深深折服,但面色却极是难看,高声道:“赵公子莫要硬拼,你不是它的对手,八卦毒蛛是由身后魂盘操控,只要击碎魂盘,无常必败!”

赵隶于空中听到仙子此言立时会意,遂注视着无常身后一尺见方的八卦魂盘,手中鸿羽急转刺落方位,剑招破风而出,不料却被坤刃尽数挡下,一时间星火明灭,直映得鬼宅亮如白昼。

他意在降敌,鸿姿腾空不落,剑影也随之飘忽不定,猝尔又是一阵横扫,鸿羽招招点向魂盘中心。

无常嘶吼着,仿佛发了疯的野兽一般,八刃齐旋,无数风刃将赵隶送出丈许,竟是以血肉之躯将鬼宅残垣洞穿,摔向密林深处。

赵隶闷哼一声,忽觉心口绞痛,一口鲜血登时喷出,染红了脚下浑浊泥沼。他紧握手中长剑,再次起身,生平从未遇强而降,今日又岂会轻言放弃?

星光晦暗,谲月如钩,赵隶神色异常果决,似乎不为无常摄魄鬼眸所动分毫,誓死而战的决心溢于言表,他继续艰难的前行,身子摇摇欲坠,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幸得扶住鸿羽柔韧剑脊,仍是立在那里,却再也无法行进,仿佛灵魂随时都会脱离而出。

常素娥眼中似是噙着泪水,莹澈而澄明,怒道:“赵公子,你这又是何苦?本宫不想欠你人情,即便你当真救了本宫,本宫也会亲手取你性命,否则你的恩情本宫无以为报,你……你还是走罢!”

细雨似乎诉泣着此战的凄烈,赵隶右手拄剑高跪于地,左手颓然垂下,颤声道:“赵某心意已决,死后不求仙子记挂,只求死得其所,问心无愧!”

赵隶话音未落,但见身后狂风顿起,金光弥漫,恍若佛陀现世,四周威语轻抛,直震得雨幅颤颤,木叶潇潇,“降可生,抗则死,黑白无常,还不速速退下!”

声音震耳欲聋,在天地间涤荡良久,仿佛汹涌暗涛,滚滚而至。赵隶心下一凚,他生平初见有人声可断雨,简直骇人听闻!

无常不识人语,哪里认得来人是谁,斩魂镰不由分说的便向光心斩去,即使魂镰威能如斯,但仍是被光中佛手震出丈许,但见一道佛影催动内元,掌引风雷,一股强大的内劲惊涛骇浪般将无常湮没其中。

一掌贯胸,肺腑俱震,黑白无常头冠震离,长发蓦地飘出,显得狼狈至极,很难想象无感鬼瞳中竟然也有惊惧之色在隐隐闪动。

无常略一回神,发现自己已然堕入尘中,“八卦毒蛛”奋力站起,忽见无数丝线由金光中徐徐飘出,杂乱无章却又井然有序,上面金辉熠熠有流光闪动,雨水溅落其间,皆是骤然成汽,显然此线灼烫异常。

此乃诸天教的无上至宝断念刃,既是丝线亦是刀刃,紧贴着无常俯躺之躯停滞一瞬,蓦地收紧,而后松开,断念复归光中。

童彧尖叫一声,鬼目自凌乱的发丝间射出怨毒的光华,鲜血从手腕,手肘,肩颈,膝盖飞溅而出,像是赤红色的梦魇,刹那蔓延开来。

魂刃归于一处,失魂落魄的插于石棺之上,童彧溃败后现出了真身,他愕然举头,但见金光从天而降,坠于鬼宅之中,乱雨似乎避道而行,当中一个魁硕佛影如鬼似魅,长袍逶地,猩红若血,佛头却隐于面具之后。

铁面异常狰狞,此人似佛若鬼,赫然便是诸天教教主帝释天的幻影分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