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结局
作者:乐章 更新:2019-11-16

307:结局

昆仑子琢磨不定,正欲避之为上,却再次发觉周围的空间再次被禁锢住了,这种无声无息的禁锢手法,实在是防不胜防,一旦被禁锢住,就是等着挨揍的份而已。不过,这一次恐怕不是挨揍那么简单的事了。

一只恐怖的龙爪一拍而下,差点把昆仑子给拍扁了,也让他享受到岳空那五脏俱损的高级待遇。未完,昆仑子还额外奉送了大意一掌,直接被拍飞向那三条胖得可爱的鬼炎妖虫。

就当鬼炎妖虫展开獠牙,迎接送上门的大餐。可是,四周的空气突然冷却了下来,那三条鬼炎妖虫还未及反应,就已经被冰封而住了。

这一切,当然是岳空搞的鬼,想这三条鬼炎妖虫既然所喂养的真炎品质不高,那么太阴之火对付他们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了,一试之下,果然颇有成就。

现在,昆仑子的意图岳空已经领会得到了,他刚才所破开的那片龙鳞,即是岳空之前四记重剑劈砍的那一片,想必昆仑子是要集中力量,以点破面吧。不过那条孽龙的“空间禁锢”神通太强大了,一定就是半死的份,两下就是全死。

先是元神受损,后是五脏皆伤,这昆仑子居然还是战斗力十足,化血刀找上同样是元神受损的黑龙开片了,或许他是在为岳空营造机会吧。

岳空虽然知悉了昆仑子的意图,但苦于那招“空间禁锢”,不能定下身形,还有那龙之吐息、龙眼神光、龙腾之力、神龙摆尾、幽冥黑气这些干扰。

尝试过十绝的锋锐之后,发觉才能将龙鳞划出一道比较深的剑痕,但对于孽龙那恐怖的身躯,完全不值一提。毕竟再好的材料,没有经过的大修为之人的煅炼,所成型的兵器也完全发挥不了全部威力了,恰好,内含“星之尘”的十绝剑就是这样的未完成品。

岳空暗中感叹:若是以后有机会,一定将十绝剑的绝顶锋锐发挥出来,到时恐怕连封神法宝也不畏惧了。

已经消耗了不少真元的岳空,再加上内伤之重,已经脱离了那至静至极的美妙境界,十绝剑虽然每一击都破开黑龙恨天的护体妖元,但一击中那又大又坚硬得恐怖的龙鳞,划出金器交接般的点点金光,但始终不得伤其根本。

“今日之辱,来日必有回报!”

语音一落,增长天王已经消失于人间界。这个释教的护世天王还真够倒霉的,是主体金身也就算了,偏偏只来了个法像,最为糟糕的还是他面对的是人间界最为厉害的修士,而且个个还拥有歹毒无比的法宝,阴阳镜、化血刀这两件“后天灵宝”就别说了,连增长天王也起了贪念,其他的法宝,哪一样逊色于他的护世宝剑。

最后,释教护世四大天王之一的南方增长天王还给自己留了心魔,恐怕他不解掉这个因果,以后难以寸进。

可怜!

可叹!

…………

“恭喜流炎兄斩获一宝,豪炎索拘禁元神法宝,果然有独到之处。”

魔琴散人一见流炎道人最终得手,作为老友的自然是同样欣喜。

原本与增长天王的六柄宝剑战成一团的他们两人,打的就是这些宝剑的主意,倾力合作之下,乘着增长天王分心之际,魔琴散人的琵琶古琴以元神震荡魔音把增长天王的一柄宝剑心神联系震断,流炎道人随即祭出豪炎索,将之拘禁下来。

面有喜色的流炎道人也不把玩战利品,收起来才到:“这柄佛兵我倒是用不上,不过剑叟兄对剑诀有相当的造诣,或许能炼化此宝也不定,而且他的破天剑为天机散人的流光仙剑所伤,想必有了这柄发兵可以弥补一下了。”

两人这番努力,竟是为了一个朋友争夺一件宝贝,可见他们友情之深,看来,杀了他们二位朋友的昆仑子不会好过,而岳空这个黑手,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就当众人以为可以暂缓一口气之时,一道诡异的波动牵动了众人的心神。只见一道黑色剑芒骤然现形于红真法王的背后,并且一剑没入了红真法王的金身。

原本就被风云突变吓得反应迟钝的红慈、红真两位法王,却不想威名赫赫的增长天王被打得狼狈逃逸,好没一个呼吸,敌人已经瞄上了他们,并杀了他们个措手不及。

这黑色剑芒,就是被增长天王的万丈佛光逼开的妖剑黑渊。不想它只在空中打了个转,回身奇袭起红真法王来,一击成功。

感觉到金身的生命之力不断的被侵蚀的红真法王,现在业已江郎才尽,面有死意,却一想到若是密宗四大法王全部陨落于此,那么密宗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虎视耽耽的禅宗、穷凶极恶的黑龙恨天、不死不休的天机散人、执掌化血刀的昆仑子,还有今天得罪的玉清宗与那个恐怖的血魔老祖,这一切,随便来上一个,就可以让密宗完全覆灭。

想及于此,猛的一喝,本命舍利佛光大作。

红慈法王也领会过来,知道师弟欲自爆本命舍利,成全自己,为西藏密宗留最后一点根,双掌一合,本命舍利回归金身,向红真师弟拜了一下,不知以什么为代价,施展起“星空挪移”的神通,消失于众人眼里。

“豪炎索,困!”

刚刚立了大功的“豪炎索”再次出击,迅速把红真法王将欲自爆的本命舍利捆了个结实。

流炎道人对得意法宝再立一功,甚是得意,却不想红真法王不禁想自爆舍利,竟连自己的金身也不放过,一声暴喝之中,“砰”的一声震天巨响,近乎不可抗拒的毁灭性力量把“豪炎索”炸得灵气尽失,全然没有宝器的灵动之像。

而红真法王那本神秘的佛经,也是金光大盛,竟然也是要自爆,这红真法王的狠绝,还真不是一般之人能所做到的。

岳空一切都看在眼里,准备许久的震魂钟往红真法王的本命舍利、那本神秘佛经以及被炸得灵气尽失的豪炎索,齐齐一罩,竟然是独吞!

黑龙恨天和指天妖帝哪里肯啊,饶是已经成就地仙之果,又有灵宝在身,但堪比大乘宗师元神的本命舍利、神秘非常的释教经书,这样难得的宝贝哪里肯轻易漏过,纷纷祭出法宝,也欲参杂一份,可惜失了先手。

就在岳空将欲的手之际,一道似若于无,却明明存在的熟悉光芒射向岳空,这是金剑穿云!

怎么可能!

可是岳空现在想不了那么多,若是就此停手,宝贝肯定与自己无缘,若是强取就要直受这一记金剑穿云。

绝不容许任何迟疑,岳空毅然一决,甩手将红真法王的本命舍利抛向那“金剑穿云,自己径自独取那本神秘佛经。

昆仑子!

现场之人虽然去了势力最弱的一方,却一想到最为弱小的一方也有如此底牌,连嚣张至极的黑龙恨天也暂时平息下来,不知打什么主意,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总之,彼此不复之前的刀兵相间,场面暂时处于一个尴尬的和平期。

“昆仑子不愧是昆仑子,当众人都以为你已经是残兵败将,回天乏术之时,却不想他们一直所忽略的人,只不过是你的黑色法王法象而已。”

岳空一得一失,这才恍然而悟,难怪昆仑子一开始就是这么反常。

一只黄雀悠然飞起,化身变回昆仑子,满是笑意回道:“你我一人一次,算是打平了。没想到你元神强大到这种地步,若不是你被分了心神,否则我真没下手的机会,即使我有三十六般变化也瞒骗不过你的元神感应。”

“不不不……你抛弃了最容易暴露你身份的化血刀和黑色法王两大法宝,并以之为赌注,吸引了众人的心神,这种专门针对‘心灵盲点’的蒙蔽技巧,实在令我汗颜,吾不如也。”

岳空也不客气,直接揭露了昆仑子的一切阴谋,让听者背脊发凉。

黑龙恨天和指天妖帝才这发觉昆仑子真正恐怖的地方,连血魔老祖、流炎道人、魔琴散人也失了计较之心,这个人实在是太恐怖了。而玉清宗的元泽、元清两大镇派散人也是听得头晕脑涨,心神不定,今天这一切太过无常,太过诡异了。

话锋一转,岳空语气一严,问道:“敢问昆仑子,你是怎么会金剑穿云的?”

“被我看过三次的法诀,没有我学不会的,至于我用的是什么法宝,这个你就别问了。”

昆仑子一句比一句犀利,听岳空直摇头,大叹原本以为的神密,也不过尔尔。

可惜在场有人见不得他们这么友好,闲话家常,出身一扰,道:“还望天机散人珍惜今天好不容易锻造出来的名声,以大局为重。”

岳空一看,原来是玉清宗的元泽真人。不过一向不表言语的元泽真人,一出口就以大义压他,而且还是以大义劝说,直让岳空无法拒绝。

岳空眉头一皱,甚是不喜,也不去理会。

事情到了现在,岳空与中洲修真界是敌非友,还谈什么大义呢。

“你!”

元泽真人被激得脸色不善,大有与之拼命的趋势,可惜最终强忍了下来,而眼光怎么看都是那么的不自然。

岳空见此,更是鄙夷,若是岳空实力不济,哪里有他反驳的份,早就杀将过来。这就是所谓的名门宗师,昆仑子比他们可爱得多,甚至是指天妖帝、魔琴散人、流炎道人这些敌人也比他们好相处得多。

此时,连指天妖帝他们也是脸带鄙夷之色,而昆仑子更为直接,直接无视掉,对着黑龙恨天,道:“本想先处理掉玉清宗和猪妖的,但有你这条孽龙盯着,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哦,对了,你不是说过只要本真人交出化血刀,就保本真人不死,不知现在又是要呢,还是不想了?”

黑龙恨天先是稍微一个错愕,很可快就阴冷着脸,回道:“好!不错!不知有多久不见你这样的人物了,今天真是难得的痛快。”

玉清宗与指天妖帝见昆仑子完全无视他们的威胁,正欲发作,却不想他居然无端挑衅起实力最为强悍的黑龙恨天来,只觉他是在自寻死路,也就乐得坐山观虎斗。

而岳空就不是那么容易蒙混过去的,一个是实力强悍得几乎可以无视阴谋诡计,另一个则是智勇通天的超卓人物,两虎相争,绝对是一场可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的惊天之战,但最终,受苦的肯定是凡尘里的亿万无辜生灵。

还有,昆仑子从不吃亏的主,这一次公然挑衅,绝对有什么阴谋存在!而黑龙恨天也不是随意耍弄之人,恐怕其中有什么猫腻存在。

说起来,在这之前的百多年里,黑龙恨天黑里来白里去,不知击杀了多少前辈高人,囊收了多少得意宝贝,根据好事之人统计,单是当初各大门派与黑龙恨天的惊天一战中,所遗失的宝贝的总数和质量着实吓人一跳。可是如今呢,它只祭现了几样而已,其他的根本悄无声息,这其中实在不妥。

“哼!找死!”

黑龙恨天冷哼一声,一口幽冥黑气,再加一爪,两相迎上飞冲而来的昆仑子。

岳空虽不知昆仑子打的是什么主意,但他绝不会想不开送上门自杀,更有可能的是他在做最后一赌。想及于此,岳空左手中的天火强注于右手中的十绝剑上,奋力一推,破空刺向那一片被掀开了龙鳞见了血肉位置。

昆仑子见岳空有了动作,面对黑龙恨天的恐怖蛮力,丝毫没有半分紧张之色,乘着龙口大开之时,黑色法王毫不怜惜的飞了进去。

“爆!”

这黑色法王可是昆仑子的得意手段,以本命精血和元神双重祭炼了不知多少年月,方才有今日之神妙。这下自爆,虽然极之心疼,但只要能活下去,再好的法宝也得牺牲。

这一下“洪荒”级别的法宝自爆,威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而且是于黑龙恨天的龙口之中,将杀伤力发挥至极限。

瞬间,无数道金光破开龙口,射向四面八方,黑龙恨天的的龙口已经是千创百孔,嘴不成嘴,首不成首了。

“金阳破岳!”

岳空把握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金阳破岳加对准了那片血肉,猛轰而下。

啊!

黑龙恨天一声发自灵魂深处的悲号,整条龙躯疯狂翻腾。

岳空已经无从计较了,左手一举,震魂钟悬托于手中,恐怖的龙尾已经拍了下来。

嘣!

一声极其沉闷的巨响响彻整个空间,连地上的人们也是被震得心神大乱,脆弱的甚至头吐鲜血。不过,跟他们头吐鲜血的还有我们的主角岳空。硬接下这恐怖的巨力,饶是震魂钟再神妙,也要神光黯淡下来,十万斤之力,莫过于此了。

岳空撑过了这记至少有十万斤之力的神龙摆尾。

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的。

岳空心神一动,本能性地感觉到我诶县,正欲瞬移动开去,却发觉周身的空气有若坚铁,自己难以动弹分毫,一号震魂荡神的音杀已经将元神识海震得元神差点溃散,鲜血猛的一喷。

呀……

“这头孽龙差不多疯了,竟然瞬间逆转精血,强施“空间禁锢”的神通,恐怕这下反噬够我休息数个月的时间。”

可是岳空心理活动非常活跃,手底下的工作一点也没落下,连续三记劈剑,把龙背那片龙鳞劈得都有点碎碎的感觉,恐怕,内里的龙肉已经成为肉泥了吧。

“合!”

漫天的六道魔血如蜜蜂遭遇偷蜜贼,疯狂往黑龙的长躯飞扑而去,即使是灯蛾扑火之举,却也壮烈。这是昆仑子的手段,也是他拼命的象征。

“禁!”

黑龙恨天真言一吐,登时,灯蛾般的六道魔血瞬间停止下来,一双龙眼随即往岳空一瞪,两道利若飞剑的神光破空杀去。

岳空竟然视若无睹,震魂钟华光一作,领域即成。紧接着,岳空的天子绝学即将出世,就欲全力发动之时,可手却怎么也动弹不起来,因为他四周的空间也被禁锢了。

那恐怖的龙躯一个翻腾,将岳空高高抛起,随即,迎接他的是一条大得恐怖的龙尾,一条大到一动就能把整片云层都搅乱的龙尾,“嘣”的一身破天巨响,直接将岳空从高空之中扫落下去。

轰!

一座个头略小的山头竟被岳空强大的坠力直接砸碎,并把地面砸出了一个方圆三丈巨坑,可见这一记正宗的“神龙摆尾”的力量是多么的恐怖。

眼见就要成功收服掉这条孽龙,即使不成,也能让它大吃苦头。却不想这条孽龙对敌人实在够狠,对自己更狠,连续两次逆转精血,强行施行“空间禁锢”的神通,一举逆转了局势。

“好疼!这一下真的够重的,恐怕没一两个年休想完好如初。”

伤及五脏,五孔都已流血的岳空踉跄着竖起身来,暗查了自己的伤势,大是吃了一惊,一两个年的时间已经是将周身底牌算计于内的结果,足可见岳空的伤势有多重了。

想他的身体百般淬炼,跟是经过天火炼身,绝对不比佛宗的法王金身来得逊色,没想到被孽龙一记正宗的“神龙摆尾”,差点打入轮回,实在恐怖。

岳空强烈了摇了摇头,把杂乱的神绪排除出去,冷眼盯着藐视着他们的黑龙恨天,或许,这家伙心理得意非常,因为岳空与昆仑子两个最有威胁的敌人,已经是半残之躯,它差不多是胜卷在握了。

说实在的,岳空有点技穷了。论防御,震魂钟的防御力都顶不住黑龙的逆天之力和那招能扭转乾坤的空间禁锢;论攻击,天子世界里的绝学都无发挥的地方,唯一可堪一用的十绝剑而已。

黑龙恨天可不会让岳空那么轻闲,赶尽杀绝的事自然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事了,龙口一喷,龙之吐息再一次降临。

“哼,白痴!别以为加了十几颗‘玄***雷’就能将我拿下,我还没残废到那种地步!不好……”

岳空原是冷哼一声,但一觉这一次吐息的攻击竟然隐含了一股浓黑得近乎纯墨的毒气。

“这是什么毒气,竟然跟破军旗的侵蚀之力有七分相象,但还多了至淫至秽的剧毒属性,看来其中绝对是融合了幽冥血气。”

岳空嘀咕了几下,突然灵机一闪,破军旗破体而出迎了上去。

破军旗本就不怕**的法宝,除非能一瞬间将其化为飞灰,否则就是被其源源不绝的侵蚀之下,不是被同化,就是消失于虚无。

这黑气本就不是绝顶的毒气,虽然融合了幽冥血气,但只要小心规避,就也不是很有威胁,然而黑龙恨天不敢闪避的弱点,意图一举毒杀掉岳空,却不想岳空最不怕的就是这一类阴毒法宝。

破军旗的侵蚀之力不断的与黑气相互侵蚀,相互融合,不一会儿,技高一筹的破军成功吞噬掉黑气,将岳空化险为夷。

“化血刀之下,一切生命尽在毁灭之道!”

昆仑子也疯狂,竟然以燃烧元神的方式疯狂催动六道魔血,演化有史以来最强,最可怕,足够毁灭洞天世界的一刀。

这一刀之下,整个空间突然剧烈波动起来,仿如天要塌了一样。只觉天地不停的颤抖着,一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血气把洞天世界搅得摇摇欲坠,一声欲破九天般的刀鸣如晴天霹雳暴起,众人的脸色之中展现了一脸骇然。

“疯子!”

元清真人与元泽真人双双暴喝一声,疯狂朝来路逃遁回去。

而其他人,比如指天妖帝这样的人物,竟然恐惧到舍弃自己的同伴,以阴阳镜作为主导朝天顶疯狂冲杀上去。

事情演变到这个地步,已容不得他们坐山观虎斗的了,他们也被波及进来。洞天毁灭的力量,别说是妖王妖帝了,哪怕是仙人级别的存在也要饮恨,除非,有人能修到与天地同寿的大罗金仙境界吧。

大爆炸!

浑天宝监第十层!

从星辰爆炸的奥妙之中领悟出来的力量,这一拳可以令宇宙诞生,可以摧毁世间的一切事物。在岳空毫无保留地演绎之下,融合进昆仑子的六道魔血之中,使得天色剧变,空间失去最后一丝支撑,瞬间崩溃。

“不……”

黑龙恨天绝望地看着洞天世界,以震动天庭,荡漾地府的龙号发泄自己的恐惧之情。

只可惜,岳空双手托着,踩着星球爆炸的力量,直接贯穿了黑龙恨天巨大的头颅。

随后,洞天世界崩溃,将岳空、昆仑子和还未死绝的黑龙恨天一起吞噬了进去。

…………

“打破生命的枷锁,领悟规则的力量,你成功了。”

一个长得跟岳空一模一样的人飘荡在无尽的黑海之上,笑意盈盈地看着岳空。

岳空思绪沉稳,因为他知道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心魔,也是死神,掌控了自己生命的死神。

“我可以回去了吗?”

最终,岳空把心里最想问的话问出来。

第二个岳空点头回道:“是的。你已经是超越约束的存在,自然可以去你所想的世界。”

真岳空继续追问:“我可以带着所有的爱人回去吗?”

第二个岳空继续点头回道:“可以的。相信以你的力量,穿梭空间已经没有问题了,倒不如成全你。”

“那再见了!”

真岳空不想对镜子说话,哪怕眼前的人不是镜子,而是死神。

“不送。”

死神微微一笑,似乎有一层更深的味道。

“万俟明月、维拉、秀珣、婠婠、百里芯……”

岳空默念着诸多爱人的名字,笔直走入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