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七章 徐氏定理
作者:忘情骑士 更新:2019-11-16

第七章 徐氏定理

夕阳斜照,老树杂草,若是再有匹瘦马倒是颇符合诗意了,t市郊外那处破落的仓库平日里本是无人问津的,此刻突然的热闹起来。

尖啸的警笛声此起彼伏,数十辆警车蜂拥而至,将仓库围了个水泄不通。 令人惊奇的是这些警车一靠近仓库全部偃旗息鼓,——把警笛关闭。 大批的警察跳下车,个个如临大敌,随着局长大人的手势,脱兔般悄无声息的奔向自己的警哨。

局长大人仍不放心的不断指示哪里该加处暗哨,那里要格外注意,哪里要设路障……

远方的晚霞映红了天地,模糊中依稀可见一排军车驶来。 局长大人抹了抹额头的汗,脸上这才放松下来。

——就在不一会前,折腾了一天的徐蔚终于想起来不光是肚子饿了,而且“失踪”了一整天,还没向院长们请假,给王院长打个电话说明了一下这边有重大发现,暂时几天不能回去上班,至于“抗癌一号”因为“忘”了配方,暂停一切临床治疗和试验。

王院长满口子答应,放下电话,狠狠的嘬着烟,片刻间满脸涨红,以至于另外两位副院长大人推门进来都兀自不觉。

“王院长,您不舒服?”张院长见他甚至脸上溢出汗来,心里一惊,——现在什么事能让老大急成这样?也就只有徐院长忘了“抗癌一号”配方的事了吧?难不成他真忘了再想不起来?!疾步上前,抓着王院长的手,“唉,我说老王啊,你得注意身体了,不能为了咱们医院把你这身子累垮了。 ”

王院长这才醒过来,抬头瞅瞅两位院长全一幅猴急。 忽然乐了,“呵呵,你俩是见徐院长一天没上班来探听消息吧?嘿嘿,告诉你们,这小子真把那配方忘了,以后咱们医院不作癌症专科了,不做了。 ”

两位院长呆若木鸡,——这王院长是急傻了吧?要不咋还能笑出来?而且笑得还挺得意!

白院长快带出哭腔了。 “王院长,你怎么累成这样了?都怪我们不好,没能替你都分担点……”

王院长摆摆手示意二人坐下说话,悠然自得的翘起二郎腿,“嘿嘿,这个抗癌一号嘛,不作也就不做了,没啥大不了的……”

噶登一下。 两位院长差点坐到地上,若不是看在他是正院长而且跟那个徐蔚特铁的份上,暴揍他一顿的心都有!——都什么时候了,眼瞅着抗癌一号断『药』了,老子地前程都没着落了。 还没啥大不了的?——这事大方了!市长能放过咱吗?省长呢?谁的七大姑八大姨的要抗癌一号,咱拿不出来怎么办?他们不敢得罪徐蔚还不敢得罪咱吗?

王院长瞧在眼里只是笑,——刚才他听徐蔚说那个重大发现,放下电话半天才想明白:什么“有可能研制出来断肢自行再生的新『药』”。 这是啥概念?!——那岂不是说以后您得了现在的不治之症,那没关系,哪儿的器官出问题了,也甭作手术切了,给您再造一个不就得了!

抗癌一号?忘了就忘了吧,跟这比起来,还真没啥大不了的。

瞧这俩小子都四五十岁地人了,咋这沉不住气?!哦。 对了,王院长感觉到额上的汗,伸手抹了一下,——原来老子没想明白之前也差不多啊……

王院长红润的脸『色』本来已经渐渐恢复了点,一想起来即将震惊世界的巨大发明,又迅速红起来,甚至比刚才更加红了几分,准确的说现在是红得发紫。 “你们俩一会去找记者开个新闻发布会。 实话实说。 宣布抗癌一号无限期断『药』,嗯。 或者说明白点,干脆绝了。 ”

“噗通”,二位院长的『臀』部从椅子上换了个位置“挪”到地板上。 二人的汗立马出来了,——这事让我去?我敢吗?我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说我决定抗癌一号不再生产了?老大,您也忒狠了点吧?这事谁去谁倒霉。 心里盘算下,这事摆明了要有人当替罪羊,不用说,站在记者面前宣布地人得首先扒层皮,回头全国人民还都只记得你一个……

想想被群情激愤的记者们口诛笔伐甚至说不准老拳相向,还没处说理去,尽等着上级给你判个无期政治罪,这辈子是甭想再当官了……这屋子里的光线瞬间就暗下来了。

王院长这会甚至得意的哼起了小曲,一只手在办公桌上敲着拍子。

两位院长对视一眼苦笑不已,张院长摇摇头,眼神里说:——得,也不用推脱了,没瞧见王院长已经吓傻了吗?已经疯了!

白院长眉头一皱:这老家伙没准明儿就得泡病号住院,您哪儿知道他是不是跟咱装蒜把咱推前线去?

张院长眼珠滴溜溜转:嗯,有道理,可要疯了还好,咱想办法把事推他身上点,要是没疯……

——唉。 白院长摇摇头:这么大事,咱找靠山去也不好使……当真是人生一世黄粱一梦啊。

王院长搞政工多年,自是晓得眼皮子底下的两人眉来眼去在琢磨些什么,端起茶杯润一小口,“嗯,我说老张、老白啊,你们俩也甭琢磨了,你们俩要是不想去那我就去……”

“别,别!”二位突闻“喜”从天降,差点乐出来,转念心下反而不安,——这老家伙说不定有啥手段每使出来呢!咬咬牙叹道,“咱医院以后还得靠着您来指挥不是?这回天大地事兄弟也扛了……”

“噗”王院长乐得把茶喷出来,“我怎么觉着你们像是上刀山下火海似的呢?”

可不就是刀山火海吗?二人苦笑,没办法,摆明了是火坑自己也得跳。

“唉,这回可是『露』脸的好机会啊。 ”王院长瞧瞧两人鄙夷的目光,笑笑,忽然压低了声。 “跟你们说实话吧,”

两颗脑袋探过来,二幅洗耳恭听。

“徐蔚地抗癌一号是真没戏了……”

——有人握紧了拳头。

“不过嘛,嘿嘿,”王院长越发觉得这关子有意思,故意拉长了音,“徐蔚又发明了断肢再生,嘿嘿……”

断肢再生?二人一时还没转过神来。 ——貌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等等,什么?断肢再生?!是再生?!二人的手开始抖起来,——毕竟都是搞过医地,年轻时候干过临床,多年不干了一时没想清楚,可一沉下来很快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概念!

现在轮到二位副院长脸上瞬息万变了。

“我想新闻发布会上可以顺便透『露』一点,——徐院长工作过于劳累,以至于积劳成疾。 在为病人献出八百毫升鲜血后坚持手术,终于累倒在手术台上,这次意外加上平常的废寝忘食工作造成了他的记忆出现问题,所以抗癌一号无法再生产,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之前徐院长一直秘密研究的更加重大地课题终于有了眉目。 相信不久就可以造福于世……”

王院长这一张嘴就是口若悬河,白院长忽然打断他,诺诺道:“院长,那个。 那个,得军管呀……”

“什么军管?”王院长被打断话颇有些不满意,正要瞪他一眼,猛然明白过来,“军、军管?”

“是啊。 ”白院长分析起来:“徐院长的实验室怕是临时的吧,咱以前可都没听说,这么大地事,要是出了岔子……”

出了岔子怎么办?王院长一个激零。 ——徐蔚说他在郊区的废弃仓库,如此毕竟世人瞩目的发明要是被——……就算受到点影响,也是了不得的。

王院长哆嗦着手抓起电话:“骆、骆市长吗……”

徐蔚正在为意外的发现寻找一个起码表面上说地过去地理论,——只要观察几天,看看猴子断臂生长的速度,基本就可以确定自己本来用于恢复记忆促进脑细胞增生地『药』物其实还是种器官再生的神『药』,而历史上人们总是能够为一项重大的成果找到合理的理论的,虽然更多地时候是只有理论而无法实现。 现在自己有了成果。 当然不能等着别人为自己的成果去建立一套理论体系,要发明就发明得彻底点吧。

这一天徐蔚并不需要死盯着猴子的断臂。 反倒是常坐在凳子上发呆。

当然,无论蒋南还是董芳都不敢惊动沉思中的“科学家”,——这『药』是徐蔚搞出来地,那是不是他之前就知道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呢?

远处的警笛声让徐蔚想起来,刚才给王院长打电话请了个无限期的假,嘱咐过要保密的,看来好大喜功的院长大人是通知到市里或者省里保密了,否则这荒郊野外也不会冒出来如此多的警车,——不用说,都是来保护自己的。

徐蔚搔搔头,站起来,“蒋南,你去看看,貌似是来保护咱地警车,你说这王院长非搞这么大动静干嘛?”

说话间,警笛声全部偃旗息鼓,徐蔚料到这又是有聪明人生怕打扰了自己科研。 蒋南刚走到门口,徐蔚又听见外面的车声异常的沉重,郁闷道:“好像新来的车不是警车哦,该不会派坦克来了吧?”

话音未落,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一切声音全部消失,仿佛从来没发生过什么,这反倒让徐蔚更加确定是有军队来了,——只有军队才能做到如此纪律。

蒋南推开门,愣了一下,回过头:“老大,坦克倒是没来,不过,看样子,好像都是装甲车……”

“啪”门外一个军官向蒋南敬礼,“第xxx团三营协特警大队奉命执行保护戒严,蒋医生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

蒋南自问长这么大还没过这种待遇,深吸一口气,——老子现在也成了伟人了,可总觉得电视上一般都是那个军官敬礼后说“xx军奉命如何一番,蒋委员长请指示……”——想远了,想远了,委员长离自己还太遥远,不过即使一分钟前老子还是要饭的,现在一分钟后也成了“伟人”,历史会记住这一瞬间的,所以老子要放出伟人的气势来,“免礼,……”

“平身”两个字被蒋南硬是咽了回去,——好在醒得及时,不然历史会记住的。

军官眼里都是笑,——到底不是像徐医生那样地人物,这点场面就“范进中举”了,——来之前就把徐蔚周围人地照片全记住了,一眼认出这小子就是徐蔚的同班同宿地哥们蒋南,“请问蒋医生,有什么指示?”

“哦,嗯,对了,”蒋南掩饰不住尴尬,口吃似的说:“首先,感谢你们,那个,哦,其实不影响实验就好。 ”

军官是个伶俐人,倒是听明白了蒋南的意思是只要不打扰徐蔚安心实验就行,心里也是紧张,生怕刚才动静太大已经影响到实验,又是一个军礼,“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蒋南长出一口气,放下心回去,一进屋却看见徐蔚正在飞快的在本子上写着什么,——那想必是新『药』的配方或者实验的心得,反正是无价之宝啊,不由激动得身体微微抖动,实在想过去看看,即使看不懂也算开开眼满足了好奇,不过强大的意志占了上风,——那些不是随便能看的,机密啊,要是神医老大不高兴把自己踢出去损失可就大了……

徐蔚敏感到蒋南走过来,抬头恰好见到他欲进欲退的样子,一招手,“蒋南,你也帮我参谋参谋,我的题目还没起好,是一篇关于信使rna启动逆转录引导dna特定分裂的探讨,另外还有一篇没来的及写,准备猜测一下现有dna理论水平下,生命繁殖过程是否存在另一种启动引导方式。 ”

蒋南愣了半晌,这才确定徐蔚是在叫自己一起完成这个理论,——天!将要流芳百世的着名“徐蒋学说”?

“老、老大,”蒋南头一次觉得张嘴说话居然是个力气活,“我就不跟您添『乱』了,您说的一句顶一万句!要我说,你那根本不用猜测,——东西都研究出来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据!你现在随便说什么,那都是徐氏定理。 ” 吉林小说网为您提供衰神名医无弹窗广告免费全文阅读,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