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尊主现身
作者:午夜菩提 更新:2019-11-16

宁王之乱当时是什么情形雨若是不知道的,只是后来隐隐听说守在边疆的宁王居然阵前与匈奴结盟,消息传到朝廷,皇帝震怒,以皇太后病重为名急招宁王回京,随行兵马不得超过五千!事实上,宁王只带了五百人,皇帝当时也很犹豫,设若宁王真的谋反,一定会趁机带兵直取京城,但是防患于未然,还是要把宁王拘禁起来,宁王遭到拘禁,那五百将士因为没被皇帝放在眼里,被缴了械,挡在皇宫外,那五百将士都是随宁王出生入死的,得到消息不服,和御林军起了冲突,五百人血溅当场, 接着,宁王府上下二百多口人全部处死!守在边疆的安国将军接到消息,心灰意冷,不再理事,从此边疆不稳。

雨若当时能获救,并不是因为韩雪非的计划很成功,而是因为她的师傅,在皇帝眼里,雨若虽然算是自己侄女,但她毕竟是宁王的骨肉,宁枉勿纵。红蝎子名义上是端王妃的陪嫁丫头,实际上却是皇上在宫外金屋藏娇,皇帝每个月都会去端王府看她,由此她在端王府的地位不低于端王妃,雨若一出事,红蝎子就病倒了,端王妃把她的情况添油加醋的一说,皇帝坐不住了,立即赶到了端王府。

红蝎子能得到皇帝如此眷顾,当然和她的心机分不开,她听着皇帝快到了,就和丫鬟演出了一出戏!皇帝刚到门外,隔着帘子,就听见丫鬟在劝说:“娘娘,您千万保重,我们去请皇上来看看您!”还看见丫鬟在不停磕头,显然求了好久的样子!

“不要去,我不想他知道!”红蝎子有气无力地说,“我的命不值什么,就算是阴阳两隔,我也不要他为难!”

皇帝听了心疼了,多么体贴的人儿啊,这时候了心里还只想着不让自己为难!要不是端王妃怕担干系,自己还不知道呢,皇帝一急,一只脚已经迈进屋来:“胡说什么,你不是有事的!”

丫鬟跪在一旁,泪流满面:“可是大夫说,娘娘过不了今晚了!”

红蝎子知道在皇帝面前,就算要装出生命垂危的样子,容貌也是最紧要的,她的脸色发白,眉心微蹙,眼泪只是悬在眼眶里打转,却是雨打梨花的样子,把皇帝看的更心疼了,忙上前揽住她:“你呀,什么时候也替自己想一想!”

“兰儿是为皇上活的,只要皇上不开心,兰儿也不会开心!”

皇帝更内疚了,在他看来,把兰儿放在宫外,没有任何名分,已经是委屈了她,难得这些年没有一丝一毫怨言,她似乎就是为了他而活的,他记得十二年前,她生下皇子,他却只能抱回宫里,因为皇后无子,她也是这样的模样,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却不肯让它落下来,那一年她险些就去了,要不是后来捡到了方雨若,有了雨若,她才又活过来,他知道这些年雨若对她的重要性,而她,为了他也宁愿割舍,他见惯了宫里的嫔妃日日争宠,巴不得皇帝天天守着自己,他认为女人的爱情就是这样,朝朝暮暮,不离不分,兰儿能做到这样,为了他实在是吃了太多苦,他当然想不到,红蝎子非常聪明,她选择在宫外,既可以明哲保身,又可以不卷入那些是是非非,皇帝也会因为内疚更加照顾自己,更利于皇帝宠爱自己的孩子。这些年,她从来没有提起孩子,提起会让皇帝多疑,但有一次让皇帝无意发现她偷偷地看孩子小时候的襁褓,证明她是爱这个孩子的,但是爱的无奈!此后就将它收得严严实实,只能把爱给了雨若,现在,她浑身冰冷的躺在皇上怀里,考验着皇帝对自己的心,是在乎她的生死,还是要真的斩草除根。

皇帝有些动摇了,他实在不想失去兰儿,如果失去兰儿,面对太子,自己百年之后该如何交代?

红蝎子察言观色,作出神情涣散,说胡话的样子,喃喃道:“兰儿为了皇上而活,雨若是皇上的女儿,当然会去挡刺客的剑,雨若,不要走,等等娘亲!……”

皇帝在一瞬间释然,是啊,方雨若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是谁的女儿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吗?圣旨一下,谁敢再乱说?这样保住了兰儿,又不会留下后患,方雨若毕竟是替自己挡了箭,真要救不醒她,只怕朝廷以后议论纷纷,不如堵住众人的口:“兰儿,你放心,你的雨若不会有事的!传朕旨意,端王府两位郡主护驾有功,紫玉郡主封紫玉公主,雨若郡主封射月公主,着太医全力救治射月公主!”

圣旨一下,雨若被定义成端王的女儿,谁也不敢再提雨若的身世,而雨若伤势反复,是因为韩雪非在箭尖上涂了毒,韩雪非自小跟着思渺渺,用毒用药都是高手,在太医束手无策时,思渺渺在这时登门了,思渺渺小时候是天才儿童,太医院几位资深的太医都曾指点过她医术,小有所成后,她又到处拜访名师,一去十几年,这一回来,给雨若治伤的事就落到了她和韩雪非的身上。韩雪非最终选择用百日醉控制伤口的扩散,百日醉虽是疗伤圣药,却有很强的副作用,使得清醒之后的雨若忘记前事,忘记了韩雪非,忘记了宁王,甚至忘记了是怎样去替皇上挡的箭,这是韩雪非希望的,也是皇帝乐于见到的!

雨若昏迷了百日,红蝎子也几次在鬼门关打转,至少皇帝看来是这样,皇帝请来道士为兰儿设了招魂幡,她才慢慢好起来。

等雨若醒来,她成了射月公主,她手上多了道士们做过法的安魂铃,紫玉公主并不知道这其中曲折,以为一起长大的雨若真的是自己妹妹,雨若却始终记得自己母亲的名字,相信自己在端王府只是过客,终于,一年后,她向端王妃辞行,此时,皇帝染病,红蝎子以为皇上祈福为名和雨若一前一后离开端王府。

雨若最先到的是苏州,建起了自己的怡情小榭,她所不知道的是,红蝎子一直离着他不远,她每一次的遭遇危险,都是她师傅第一个出现,而她第一次遇到的青姨,就是昔年失踪的绿蛇,绿和青,何其接近的颜色,红蝎子困住了青姨,她和陆雪坤才很容易的脱逃。

陆雪坤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那天会错认她是雨若,实在是因为她们既是师徒,又似母女,实在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一想到她是射月公主,心又落到谷底:“你是射月公主?皇上已经下旨,让你去匈奴和亲?”

“和亲的不是射月,而是我!”树后面转出来一个女子,是那天晚上和雨若比刀的女子,显然她到了很久,只是两个人各怀心事,没有发现而已!一众丫鬟都跪下了:“见过公主!”

“我是紫玉公主,也算是雨若的姐姐!皇上怎么可能让射月去和亲,他不怕射月知道自己身世,找他报仇吗?最好是她能嫁给天下最窝囊的人,不然,怎么会示意张尚风认下你这个女儿,他才能安稳,匈奴向我朝求娶的是射月公主,皇上只能李代桃僵,让我去代替射月,因为我们两个很多方面实在是很像,我既然找到了射月,明天就会启程,而射月,会一直送我到边疆!”紫玉的语气很冷漠,说得好像是别人的事!

陆雪坤暗暗惭愧,的确,他算得上最窝囊的人!

紫玉并不理会陆雪坤,径自拉着雨若的手:“走吧,这是我们在扬州的最后一个晚上了,师傅现在在衙门等着我们呢!”

雨若看看陆雪坤,似乎有些不舍,但还是随着紫玉与众丫环走了。剩下陆雪坤独自站在那里,雨若要去边疆,只是为紫玉送行吗?更可能要查清是谁陷害她的父母吧!那么她此去,应该是危险重重了,他怎么能让雨若独自去涉险!

张可言回到衙门,刚进自己的房门,就见灯光闪烁,旁边坐了一个黑衣蒙面人,忙关好门窗,对着黑衣人施礼:“见过尊主!”

尊主显然等得久了,哼了一声:“你倒是忙得很!”

张可言立即跪下,诚惶诚恐:“尊主息怒!可言没想到尊主会来!可言已经依尊主所言,将翠羽楼的金银珠宝分成三份,运往京城,一份已经安然到达户部侍郎府邸,另一份到达礼部侍郎府邸,最大的一份埋在了京城西山!”

尊主的脸色和缓了许多:“很好,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将金银放到户部和礼部侍郎府邸吗?”

“可言不敢妄言,不过私下认为尊主取之容易!”

“好!翠羽楼从此瓦解,你功不可没,我先前答应你有重赏,你可以提出来了!”

张可言的眼前浮现出韩雪非俊逸的容颜,叹了一口气:“算了,尊主,可言的心事,只怕尊主也帮不了我!”她已隐隐猜到尊主的身份,这么大的手笔,若非权利已达巅峰,怎么可能做到!估计户部礼部侍郎很快要换了,那么要实现自己的心愿,就要欲擒故纵!

尊主张狂地哈哈大笑:“除了天上的星星我摘不下来,还有什么我办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