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妖后文精彩片段
作者:neleta 更新:2019-11-16

片段一:

月琼和黎桦灼停下脚步,抬头看去,就见两名男子在他们面前拉拉扯扯。一人背着行囊,手拿剑,背对着他们,另一人面朝他们,神色焦急。

是王府的客人吧,月琼如是想。黎桦灼认出了其中一人的身份,拉着月琼向旁边走去。月琼不是好奇的人,乖乖跟上。不过那两人的争执越来越大,月琼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之前背对着他们的那人恰巧转身。二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呵!”

月琼惊愣地驻足,对方也愣住了,手里的剑掉在了地上,清脆的声音令气氛更显诡异。

“月琼?”黎桦灼以为他被吓到了,急忙挡住他。

“良?”杨思凯以为叶良被吓住了,把他拉到身后。

拨开黎桦灼,月琼呆愣地看着对方;拨开杨思凯,叶良身上的包裹掉在了地上,他的脸色变得苍白,浑身颤抖。就那样互“瞪”了许久,两人一步步慢慢地朝对方走去,神情又是激动,又是哀伤,甚至还有巨大的惊喜,犹如失散了多年的情人。杨思凯的脸色变了,黎桦灼的脸色变了。

………

片段二:

“啊!”

一阵尖昂的叫声过后,折腾半天的大床终于平静了下来。床帐掀开,一座小山似的人下床,披了单衣后,他打开门让人送热水进来。

仍在余韵中的月琼昏昏欲睡,虽然没有被“霸占”,但这几日每天被人拔萝卜,拔人数次萝卜,他不仅双腿发软,而且手酸得很。

门关上,严刹拿了热布巾上床,给月琼擦拭。月琼这位公子不仅胆子变得快要包天包地,更是懒得快到人神共愤的地步,对厉王的服侍不仅不惶恐,反而还享受得很。果然,人是不能宠的。

浑身软绵绵的月琼大着胆子提议:“严刹,你要不要……召别。”

“人”还没说出来,月琼的嘴就被狠狠地堵上了。接着,当他能呼气时,他听到严刹粗声吼:“严墨!让严萍把四院的所有人全部赶出府!”

“是!王爷!”

“严刹!不要!”月琼吓死了。可惜,严刹不想再听他说出令他不悦的话,又堵了他的嘴。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月琼的眼前阵阵发黑。

这厢,严刹惩罚他不听话的公子;那厢,回到京城的官员和赵公公则向皇帝古年禀报此次江陵之行。

………

片段三:

走在大街上,月琼东瞧瞧,西看看,像只被关了许久的鸟儿终于离开了牢笼。其实并不是,他在四处寻找他要吃的小食。严刹逼他签的那份契约在他见到了香喷喷的辣鸭头后全部抛在了脑后,不过他忘了有洪喜洪泰、桦灼安宝这四人在,尤其是黎桦灼,说什么也不许他吃辣鸭头。理由是,他的身子还在恢复中,不能食辣。月琼虽然据理力争,奈何人单势薄,只能望辣鸭头兴叹。

不过为了安抚他的不满,四人允他吃汤包、麦芽糖等不上火的东西,吃了几样之后,月琼一扫不能吃辣鸭头的闷气,整张脸都笑眯眯的。逛了一会,买了许多零嘴,月琼一行人走进一家酒楼歇息。要了壶碧螺春,两盘炒田螺,两盘煮毛豆,一盘酿豆腐,月琼的眼睛都笑弯了。

黎桦灼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月琼,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府里被王爷虐待呢。”

“我就是啊。”月琼小声咕哝,“这个不许吃,那个不许吃。桦灼,我能不能带份炒田螺回去吃?”

黎桦灼笑道:“这你得问王爷,我可做不得主。”

月琼撇撇嘴:“那算了,下回出来再吃。”

很快,炒田螺、煮毛豆和酿豆腐都上来了。五人边吃边聊,月琼的动作很优雅,可吃得却极快,主要是黎桦灼、洪喜洪泰都帮着他剥毛豆,挑田螺肉,看他吃得这般欢喜,四人脸上都带着满足的笑。就在月琼一口一个田螺,一口一颗毛豆,间或一口酿豆腐时,坐在二楼靠着栏杆的一桌,有人眼睛不眨地盯着他看。洪泰最先发现了这人,接着洪喜也发现了。黎桦灼和安宝背对着那人,没有察觉。

洪喜把凳子挪了挪,挡住了公子,洪泰抬头直勾勾地瞪着对方。对方朝他笑了笑,可盯着月琼的双眼不但没有移开,反而更加大胆了。埋首在田螺和毛豆中的月琼直觉终于探到了可疑,他抬头,左右瞄了瞄,瞄到了楼上的那个肆无忌惮冲他笑的男子。

男子站了起来,一身灰色的素衫穿在他身上不仅不觉得寒酸,反而让他看起来像是某位逃家的贵公子。他嬉皮笑脸地冲着月琼下了楼,走了过来。月琼的大眼瞪得大大的,为对方左耳垂上来回晃荡的那只黑色的耳坠。

黎桦灼和安宝也察觉到了异样,两人回头,就见一名公子朝他们走了过来,而且明显是冲着月琼而来,黎桦灼起身挡住了月琼,洪喜洪泰站到公子身边,三人把坐着的月琼严严实实地挡住了。

这位公子朝不友好的三人笑笑,摸了下自己的耳坠,脸色突然变得哀戚,闪过黎桦灼在洪喜洪泰来不及防备时扑到了月琼的身上。“琼琼!你让我找得好苦啊——”

月琼满嘴的毛豆噎在嗓子眼处,脸涨得通红。

“放开公子(月琼)!”

六只手去扯那人,对方却抱着月琼脚步诡异地转了个圈,单手扬起,白色的粉末洒出。月琼嗓子眼里的毛豆终于咽了下去,张嘴:“救!”

“命”字没来得及喊出,他被人捂住口鼻,在一片白雾中被带走了。黎桦灼和安宝在白雾中晕倒在地,洪喜洪泰用袖子捂住鼻子,屏息追了出去。

厉王府的大门传来巨响,看门人刚打开门,一道黑色的身影闯了进来,直奔严刹的书房“朝阳斋”。王府的侍卫们见状迅速做出反应,那是王爷的死士。不一会,管家严萍下令,府内的仆役们不得随意走动。就在这道命令下达后不久,严刹带着浓浓的肃杀之气从朝阳斋走了出来,双手提着他那对已经很少使用的巨锤。严墨牵来了马,严刹上马。王府的铁门大开,严墨、严牟和严壮跟着王爷骑马奔出了王府,紧接着熊纪汪带着上百名精兵出了王府。

李休和周公昇也没有闲着,几十道命令随即下达。江陵城所有的城门立刻关闭,所有人即刻返家不得在街上逗留,江陵府的官兵们也得了命令,五部一岗,十步一哨,整个江陵城变得紧张起来。

………

片段四:

月琼又开始发呆了,不止发呆,还有点躲着严刹的意思。严刹对此保持了沉默,没有逼他,任他躲,任他避。他该回屋吃饭就吃饭,该搂着月琼睡觉就睡觉,只是没有再“做”月琼,顶多拿胡子扎月琼的嘴和身子一遍。只不过不管是前府还是后府都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紧张气氛,王爷的心情很不好。

这一晚,严刹用过饭后就出去了。徐离骁骞已经走了八天,月琼也在屋内发了八天的呆。小妖醒来,在哼哼,月琼也醒了,他急忙走到小床边轻拍小妖。拍了一会,小妖又睡着了,可能是有点热,他一直踢腿。月琼把他的小被子拉下来一些,让他舒服点。

“他是厉王世子,是我儿子!”

月琼轻拍的手放慢,那人从来不觉得小妖是妖怪。小妖也有些地方像那人,除了眼睛以外,也同样怕热不怕冷,也不怎么爱哭闹,除非他饿了或是该换尿布了。

“既然你能让自己像他,为何就不能把自己变得丑点?”不满地对儿子咕哝一句,月琼放轻力道。待小妖不会再醒了,他在小床边坐下——严刹给小妖做的小床。头抵在小床边,月琼摸上左耳的耳饰,心事重重。“你一直都知道这个对胡人意味着什么……”他一开始确实不知道,现在……他能不能装作不知道。

“月琼叔叔,这个是我娘给我的。说以后我找了媳妇,就把这个送给她。这个是定亲的信物。”

“月琼叔叔,我也有。我娘说,咱们胡人男子的耳饰是要送给媳妇的。”

“月琼叔叔,我娘说等我长大了,她会给我做一个很漂亮的耳饰,我要送给月琼叔叔。”

无力地靠着小床,月琼的眼前是在岛上孩子们对他说这些话时的情景。也就是那一次,他知道了耳饰对胡人男子意味着什么。男子怎能和男子成夫妻?男子怎能喜欢上男子?取下耳饰,月琼第一次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这是严刹的娘给他的吧。胡人男子的耳饰一定要由娘亲自来做,若娘死了,就要有年长的族人妇女来做,这样以后才能幸福。严刹的娘……还在吗?他从不对严刹提他的过去,严刹也从未对他提起过他的过去。

………

片段五:

站在门口处的李休、周公昇和熊纪汪欣慰地看着王爷与月琼交握的手,然后三人看向月琼,这时月琼也向他们看来,眼里是感激,随后就转向床上还在哭的孩子。就是这样的眼神流转,李休和周公昇却猛然震了下,惊愕地瞪着被王爷搂在怀里的人,好半天后他们的眼神慢慢移到床上正在哭的孩子,身子又震了下。

熊纪汪先是对两人的反应很不解,然后他摸摸脑袋,看看月琼,又看看王爷,再看看世子。倏地长大了嘴,眼珠子眼看就要掉出来了。有人踩了他一脚,熊纪汪马上闭了嘴,把眼珠子拍了回去,可呼吸却异常急促。

不知道自己引来了怎样的震动,月琼的心全部在孩子身上。从没有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慢。桦灼安宝、洪喜洪泰和叶良都焦急地等着徐开远的结果,严刹虽然看似冷静,可他紧握着月琼的手却有些凉。

终于,徐开远有了动作,严刹立刻问:“怎么样?”

徐开远给孩子盖好被子,道:“这几日时冷时热,世子殿下受了风寒。我开几味药,必须让殿下喝了。今晚我留在这里,只要殿下不高热,就没有危险。”

“我也留在这里!”叶良马上说。

“我也陪着世子!”洪喜洪泰也马上说。

“你们今晚搬到隔间。”严刹下令,接着他看向门口处,“府里的事交给严萍,其他的事你们自己拿主意。”

“是,王爷。”周公昇平静地说,只不过在王爷又看向孩子时,他猛盯着月琼和世子瞧。

“我也陪着小妖。”月琼决定。

“你好好歇着,我陪着。”严刹的口吻不容拒绝,月琼抬头看他,在对方的绿眸中,他不甘地点点头。

“王爷,我们退下了。”周公昇拽了两边还在震惊的人一把,在王爷同意后,他扯着两人退了出去。门关上时,严刹扭头看了房门一眼,绿眸幽暗。

站在院子里,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出声。然后三人同时抖了下,熊纪汪脸色有点白,他结巴道:“我,我老婆给我,熬了肉汤,我回家喝汤。”说完,他就仓皇地跑了。

接着李休看周公昇,周公昇看李休。李休抖了下:“我去找严萍。”周公昇点点头,在李休仓皇地离开后,他又抖了下,脚步不稳地离开了。

………

片段六:

站在校场上,严刹最后一次检阅自己的兵马。在他身后站着的全部是他忠心耿耿的部下:李休、周公昇、徐开远、熊纪汪、严墨、严壮、严牟……甚至连管家严萍都来了。

校场上的气氛肃穆凝重,带着浓浓的杀气。阅兵台下的五万兵马,是严刹明面上的兵马,也是他手下最精锐的一支兵马。五万人黑压压地站在那里,三月的寒风都无法吹散场中不断涌出血性。

严刹已经决定向武夷府秘密出兵。安王杨思凯临走前已经吩咐了他的幕僚,一旦情况有变,他们要听从严刹的调度。这样严刹手下不仅有自己的十四万兵马,还有杨思凯手上的九万兵马,加起来接近二十三万兵马。再加上恒王江弥的旧部六万,大约有近三十万的兵马。

不管是严刹,还是杨思凯、江裴昭,这几年都在私下招兵买马,防着就是这一天。齐王解应宗上报朝廷是六万兵马,不过谁会相信?他的手上至少有十五万兵马,而古年的手上则有三十万兵马外加八万禁军。三十万对五十七万,胜算难测。

双手背在身后,严刹高声道:“若有一天,要你们再上杀场,你们可惧!”

五万人齐声高喊:“誓死追随王爷!”喊声响彻天际。

“若有人要夺你们的妻、子,你们当如何?!”

“杀!杀!杀!”

杀声震天,天崩地裂。

严刹伸手,周公昇双手递上一碗酒,五万人的手上每人都捧着一碗酒。严刹仰头喝下,砸了酒碗。五万人同时仰头喝下,碎声憾地。

这时,有人脚步匆匆地走到严刹身侧,低声说了几句话,严刹猛然转头,就见校场口处站着一个绝对不应该也不能出现在这里的人。其他人都纷纷看去,惊愣当场。

绿眸暗沉,严刹轻点了下头,那人匆匆跑回去吩咐左右放行。进来的人身着大红色的霓裳,怀里抱着一个戴着老虎帽子的可爱娃娃。娃娃今日很乖,这么多杀气腾腾的人站在近处,他都毫不惧怕,反而好奇地东张张西望望。

在看到认识的人后,他伸手要抱。严刹的下颚紧绷,从来人怀里抱过孩子,眼神无法从来人的脸上移开。阅兵台上站着的人无不盯着来人的脸,为那诡异的妆容。

……

片段七:

眼前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领路的太监让严刹稍等他进去通禀皇上。七人外加一个刚出生四个月不到的小娃娃,竟被几十名带刀护卫护送着。严刹毫无畏惧,面色平静地站在那里,他的身后熊纪汪、徐开远、三严也是腰背挺直地站着。只有一人低着头看自己的脚面,不过他伸出左手很轻地拽了严刹的手一下,轻声说:“不管发生什么事,先忍着。”严刹被他拽过的右手握成拳,他听到了。兜帽下的大眼随即弯弯的,不会有事的,不会!

不一会,严刹认识的一位太监笑眯眯地走了出来,躬身道:“王爷,皇上让您进去,啊,还有月琼公子和世子殿下,王爷已经备好了水酒款待王爷。王爷请随奴才来。”

严刹颔首,赵公公投过来一抹带着深意的眼神,躬身引着他们进入大殿。月琼咽咽唾沫,犹豫了一下后摘掉了兜帽,低头跟着严刹的脚步向前走。怦怦怦,怦怦怦,耳边自己的心跳声是那么的清晰,旁人也都听到了吧。

大殿内,身着龙袍的古年侧卧在舒适的雕龙金色宝座上,他的脚边左右各跪着两名衣衫半敞的俊美侍君。朝中的重臣都来了,却不见已经入京的江裴昭和杨思凯,好像这桌酒是专门给严刹接风洗尘的。而解应宗就如老牛拖车,据说还在路上。

沉稳的脚步落在大殿光亮照人的地板上,在距上座之人十步远的地方,严刹掀开衣摆,单膝跪下:“臣严刹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着熊纪汪等人双膝跪地:“臣(草民)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人的声音被其他人的洪亮掩盖,他垂着眼,呼吸有些不稳,重重咬了下唇内的肉,让自己冷静。

古年没有立刻让严刹等人起身,而是略微坐了起来,唇角带着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的笑,开口道:“这娃娃就是世子吗?抱过来给朕瞧瞧。”

在他身边候着的赵公公走了过来,严刹的绿眸瞬间幽暗,严墨抱紧小妖,月琼的脸白了,他紧紧抓住严刹的衣服,让他不要轻举妄动。这时候,古年又开口了:“哪个是月琼?抬起头来。”严刹浑身紧绷,月琼抓紧他的衣服,定定神,缓缓抬起了头,那边,赵公公已经把小妖抱起来了。